【华山说书人】用音符,谱写故事裏的画面与诗意:专访音乐人李欣


李欣芸是唯一一位获得金马奖最佳电影原创音乐的女性配乐家。

文 / 郑棽如、责任编辑 / 王琬瑜│图 / 李欣芸音乐製作公司

李欣芸简介:
以跨界演奏、流行音乐製作和电影配乐为工作重心,如《双瞳》、《深海》、《练习曲》、《渺渺》、《很久没有敬我了你》、《军中乐园》、《五月一号》等,其中,《深海》获第 42 届金马奖最佳电影原创音乐奖。今年,第 28 届的金曲奖,李欣芸以专辑《心情电影院》获得「演奏类最佳专辑製作人」奖项;她在致词时引用苏格拉底的话:「音乐是上帝的声音」来感谢音乐的存在以及和她一起工作的艺术家与伙伴。她过去也曾获得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、金曲奖演奏类最佳专辑奖和演奏类最佳作曲人奖。李欣芸从古典音乐出身、流行音乐入行,再跨入电影配乐的世界,「音乐」对她来说是不受形式拘泥的艺术,融合在各种领域之中。
古典 × 流行=跨界的美好风景
【华山说书人】用音符,谱写故事裏的画面与诗意:专访音乐人李欣
音乐可以与不同的主题结合,不论是文学、舞蹈或戏剧。
 
1980 年代末期,正值解严时期,是台湾音乐百花齐放的年代。在学习与创作的历程中,李欣芸一边持续进修正统古典音乐教育,一边投入独立音乐的创作;同一时期由水晶唱片主办的「台北新音乐节」(注),也为她开启了流行音乐的大门。李欣芸认为流行音乐的迷人之处在于永远无法掌握与预期,同时也有更多机会与各式各样的创作者和艺术家合作、激发出不一样的火花。

但是,其实「跨界」并非她事先设定好的路。她观察到古典乐的教育与未来的发展,大多偏重培养学生成为演奏家或教师,但有没有更多的可能性呢?同时,她也注意到:「无论是古典乐界或是流行乐界,都有很多人才以及精彩的艺术活动与能量,只是两者当中缺乏适当的机会交流。有没有什幺办法呢?如果在流行音乐里放一点古典音乐的元素与音色呢?」她认为流行歌曲可以「被捏成各式各样的状态,没有固定的样子」,即使放入古典乐器都会刺激人们的感官听觉。对她而言,音乐可以与不同的主题结合,透过共同创作而产生新的事物,这也成了李欣芸深深着迷于跨界音乐的主要原因。
用音乐说故事

各领域的「跨界」合作很有趣,但同时也充满挑战性;以电影为例,刚开始二至三分钟,没有对白,只有影像与音乐,却「定调」了整部电影,不但是观众的第一印象,同时也铺成了故事的氛围。除此之外,与不同的导演合作,也是不同的挑战,当以自己的专业提出的讨论不能与导演达成共识时,虽然会让她产生无法为这部电影使上力的挫折感及被限制的感觉,但李欣芸继续坚持的原因是:「有时候,完全的放任不一定是自由;在一个有範围内的限制当中,还要写出自由的感觉,但是如果能突破那个限制,我才觉得我自由了。在这个状况下,甚至有时会写出我从来意想不到的音乐。」
知识传承,培养未来的音乐人才
【华山说书人】用音符,谱写故事裏的画面与诗意:专访音乐人李欣
28 届金曲奖演奏类最佳专辑製作人由李欣芸《心情电影院》夺下。

提到未来的人才培育,她认为现在年轻人对各式各样的音乐产业都有兴趣,然而传统的教育方式已经无法满足他们,如果有一个环境、基地,可以让业界厉害的老师来带领这些学生,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眼界自然宽广。她举曾经负笈的学校 Berklee College of Music 为例,虽然以流行、爵士着名,实际上却有各种音乐形态的课程,「学习」要能自由、有弹性才不会被侷限。

在录製《心情电影院》时,李欣芸远赴保加利亚,她发现,台湾所拥有的文化力量非常丰厚,在音乐呈现上,有岛屿的歌、民谣、部落的古调……,多元的音乐底蕴令人惊艳,也因此我们更应加倍珍视自己所拥有的文化并且发扬光大。最后,李欣芸也鼓励台湾各个艺术文化场域能有更多精彩的活动发生,如音乐季、艺术节等——无论是文化类别或是其他主题——「活动」就像一股强健的生命脉动,能活络城市,并且成为表演艺术工作者可以尽情发挥的灿烂舞台。
(注)【台北新音乐节】
1987 年,是台湾解严的那一年,水晶唱片举办了第一届的「台北新音乐节」,这是台湾第一次举办的独立音乐节,具体鼓吹本地化的(indigenized)另类音乐创作,主张要「开创音乐新元素」,更要「传达人文意涵」,至 1990 年为止,共举办四届,奠定了 90 年代台湾本土音乐的新浪潮。
--
【华山说书人】用音符,谱写故事裏的画面与诗意:专访音乐人李欣
文创品牌、表演艺术、展演活动,在华山不断集结与发酵。在这里,我们汲取每个最动人、最具创意的故事,为你的生活带进一点不同的体验与感动。掌握更多好故事、好展演,赶快追蹤华山官方频道 Facebook & Youtube!